浅雅

盗全魔三栖生物,杂食,基本无雷区,废柴写手,爱好咕咕咕【bushi】基本和手游告别了已经,现在正安心学习颐养天年【什么鬼】
总之还是那句话,人艰不拆。

圣诞快乐【不它和圣诞关系不大】

※江周江无差,大概就是一个二翔暗恋楷楷然后被狗粮糊一脸的故事 
※鬼知道我为什么写这个系列 
※剧毒ooc预警 

"jingle blljingle belljingle on the where..." 笑声在街头紫绕,伴随着清脆的音乐起起落落,街上大大小的商铺挤满了购置礼物的人们,煞是热闹。离圣诞节明明还有一周之久,商店中的bgm却不约而同的换上了这 曲经久不衰的jingle bell。 
不时有一两个脸颊通红,兴奋不已的小孩跑过,转瞬又在人群中消失了踪影。也有穿着校服提着一小篮子的花儿的,那是学校的志愿者们。他们向每一个路过的人询问是否需 要東鲜花来装点这寒冬,而买下这鲜花的钱将会帮助贫困的孩子拥有一个温暖的冬天。
孙翔原本是不想出来的,毕竟天太冷了,相较于去年,今年的冬天来的格外的早。特别是S 市因为临海,之前常受寒风袭击,最近才稍稍好转些许,但若是要出来散步的话还是有些冷,对于尚不能适应S 市冬季天气的孙翔来说更是如此。 
不过……孙翔微微侧首,装作不经意般看向身前的俊朗青年,不过要只是和队长一起出来采购圣诞礼物的话,还是可以的。 显然,羊习习自动忽略了和他英俊帅气的队长站一起的江波涛副队长。 
正笑着和周泽楷聊天的江波涛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把周释楷吓了一跳,他担忧地看向江波涛“江……” 
江波涛快速翻出餐巾纸,擦了擦周泽楷被弄脏的衣服和自己的脸,道:“没事,不是感冒,可能是有谁惦记我呢吧。”
周泽楷脑袋上的呆毛歪向一边,漂亮的黑眸注视着江波涛。
“队长你别误会,说不定是有人骂我呢。会在这个时候想起我的除了银行催债的就只有你了。你在我身边,银行这个月的贷款也还了,那就只可能是有人骂我了。”江波涛赶 紧解释,试图证明自己绝对没有在外面沾花惹草以及自己绝对不值钱,情急之下还拖上了在一旁满脸我不在意什么都不知道却正悄悄竖着耳朵偷听却很遗憾没听懂队长在说什么的 孙翔:“你说是吧孙翔? 之前不是还听你说这次粉丝的来信里有对我提意见说太低调了需要多出席活动的吗?” 
孙•单纯不想看江副队在队长身边•翔:“......是吗,应该吧我不太记得了。” 
江波涛还欲解释,就见迎面而来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一个高一个做,高的那个少年手上提着一个和他的画风极不相符的花篮面无表情,而那一脸矜骄的少女突兀的拦在了周泽楷面前,仰着头就那么盯着他脸看。而那少年见状也停下来,看向了周江孙三人。
孙翔和江波涛见来者貌似不怎么友善,都急忙上前一步打算为队长护驾,结果就见那少女拿过少年手中的花篮,一双亮晶晶的杏眸看着周泽楷:“这位先生,有打算买束花吗?”
周泽楷愣愣地看了眼这突然出现的少女,末了摇摇头。江波涛见状赶忙抛下孙翔上前一步,尽心尽力地当一个称职的周氏翻译官: “我们队...他的意思是不必了,我们出门是来办置一些物品的,不便带着鲜花回去。”特别还是..红玫瑰这种意义特殊的花。
江波涛有些无语的瞅着那满满一篮子的红玫瑰,你们卖花就不能卖得种类多样些吗,这花若只是他和队长单独出来的时候买着玩玩也就算了,可偏偏今天...他隐晦的回头瞥了一眼在后头皱着鼻子和那高冷少年对峙的孙翔,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孙翔这个平时最怕冷的是怎么回事,今天一门心思地想跟着出来采购,自己又不能将“红玫瑰”这种意味深长的东西列入采购清单,也不能装作不知道队长其实很喜欢花...他有些烦躁地揉了揉额头,想了想还是不决定买下这颜色烫人的红玫瑰,他先是冲那少女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呢,我们真的不打算买花...”
闻言周泽楷的呆毛瞬间萎靡,大写的突出一股不情不愿,江波涛哪能不知道,他平时宠队长宠得要死,现在当然也心疼的要死。但因为两人现在的关系不管是对外对内都尚未公开,也就只能忍着点了。
“不方便就不用勉强了,没事的道什么歉呐。”少女歪头,随手将花篮丢回给少年。
少年稳稳接住,无声地看向少女。少女前跨一步似是想扑进少年怀里,动作却在中途止住。
她似乎突然想起了点什么似的生生刹住脚步,转头就走似乎一眼都没再留给少年。少年拿着花篮愣了愣,冲三人点了点头就匆匆跟了上去,隐约还能听见远方有说话的声音传来:
“还在气?”
“没有,我是什么人,那么一点小事怎么会气两个月呢。”
“乖,不气了,晚上带你去吃冰淇淋火锅。
“...你说的! 。
“嗯。”
江波涛:...真是不太搞得懂现在的年轻人。
孙翔的心思却不在这里,他也注意到了队长的失落,虽然他一直不知道队长喜欢花,但单细胞天然的直觉告诉了他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嗯,那就这样了。孙翔暗自握了握拳,看着前面正在被江波涛顺毛安慰的队长,强忍住将副队撕下来扔边儿去的念头偏头,眼神坚定地看向周泽槽:“队长,等我!”
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头也不回地跑了。
不地跑了。
地跑了。
了。
周泽楷&江波涛:?? ?
江波涛: 我收前言,我不是不太搞得懂现在的年轻人,我™是根本就不懂现在的年轻人!
他无奈的回头看向周泽楷,苦笑道:“也许孙翔是突然想到什么事情了吧,他认得回俱乐部的路,玩一会就回去了。我们已经耽搁不少时间了,先走吧。”
周泽楷默默跟上,同他并肩而行寒风吹起了衣摆,也遮住了两只紧握的手。
孙翔一边在街上跑着,一边来回寻找着,但他好像并未满意。少顷,他的脚步停在了一家花店门口。
初遇。
很文艺的一个名字,然而孙翔并不打算欣赏,他直接推门而入,正要开口却意外看见了两道略显眼熟的身影。
——————————————————————————
“呼——”周泽楷轻轻呼出一口热气,捂着手中江波涛刚刚买来还冒着热气的奶茶,默默地站在挂满彩灯的树下。出色的容貌引得路人频频回头,还有小姑娘不时发出短促的尖叫,手机摄像头对着他不断地闪烁。
周泽楷默默地将围巾向上拉了拉,将大半验遮住,他看着江波涛去买礼物的方向,有些纠结。
江,不在身边...
东西都已经采买完了,江波涛和孙翔却都不见踪影,他一个人守着满地的袋子又不方便随意走动。
周泽楷略有些烦躁的甩甩脑袋,呆毛跟着晃来晃去,软趴趴地蔫在主人柔软的发顶。
突然,一串铃声响起,周泽楷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本以为是江波涛找不到自己了,一看来电显示却发现是孙翔。他歪了歪头,后知后党地想起孙翔初来S 市,对这边不熟,本身似乎又是路痴,刚刚还冒冒然跑开,现在很有可能是发现迷路了。
他接起电话,还来来得及开口,那边就是一道急切地噪音传来:“队长,你在哪儿啊? 我怎么回去没看到你。”
周泽楷默片刻,深切怀疑他是不是原路返回去今天下午他们分别的地方去找了,抑或是回了战队? 
不过周泽惜的技能点并不支持他这么多,事实上他仍然个字都没能说出口,因为那边孙翔已经自顾自地说起来了:“不管怎样队长你先别动,天这么黑太危险了。你干万别动我去找你...”
周泽楷有些哭笑不得,他确定自己没有跟他说过自己的地址,就算说了他也不认为孙翔能在第一时间就找过来。对于这个新同伴周泽楷虽说不算了解,但也正因如此他对孙翔还是很上心的,这是作为一个队长的责任和义务。因此他轻轻打断了孙翔的话: “旁边,有家花店,叫‘初遇’。”
周泽楷在努力让智商不高的孙翔同学明白自己的意思。
孙翔没让他失望,事实上孙翔甚至给了他一个小的意外:“花店? 初遇? 你在那边? 啊靠我刚从那边出来怎么没看见你,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在那等我我马上过去—— ”说完立刻挂了电话。
“嘟、都、嘟....”
周泽楷:我的新队员,可能和我不在一个次元?
却说另一边,的确跑到原处的孙翔并不知道自己被队长认为是有着迷之异界の次元思维的人,他只是匆匆将手机放回口袋,整了整衣领和衣摆,理出一个自认为最帅的造型,然后将手上的东西拿好,辨别方向之后便跑了起来。
寒风迎面而来,将他刚刚打理好的造型瞬间吹乱。
被头发糊一脸的孙翔: ......靠。
孙翔索性不去管它,反正理了也要乱,没什么差,他微微用手护着怀中的东西,再次奔跑起来。
所以你之前为什么要理呢二翔?
周泽楷沉默地站在圣诞树下,沉默地等着江波涛回来,沉默地看着孙翔气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于众目睽暌之下递上一束颜色烫人的鲜艳的红玫瑰。
周泽楷突然无比希望江波涛在这里,因为如果是江波涛在的话,他肯定可以快速反应过来并且迅速为这件事找到一个好的理由糊弄过去。
起码不会像他这样傻站在这里什么都做不出来,也完全失了声。
孙翔弯腰撑住双膝,略嘴了口气然后立马直起身,将包装得精致异常的花束递给周泽楷,见周泽楷既不说话也不接花他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头将脸转向一边,完全没看到四周看着他们的惊诧视线似的若无其事的道:“咳,队长,那什么我看你好像挺喜欢花的,就想帮你去买一束。谁知道那两小屁孩只卖这种就算了,那小姑娘还嫌人家花店的花不新鲜,不让我在花店买,硬是拖着我跑了三条街才算完。”
周泽楷哑然无声,他不知道能说什么,他没有傻到去问孙翔为什么执着于给他买花还一定要买新鲜的,而且孙翔脸上的红晕在五彩斑斓的灯光下村着虽然不是很醒目却也清晰,若要强行解释是跑出来的也不是不可以,但跑出来的会因为他无言的视线更红吗?
周泽楷很头疼,他不善于也从来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种场面,殊不知孙翔根本没想那么多,他可能真的是以为自己脸红是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见队长没有反应,便强行将花塞进周泽楷怀里。
鲜艳火红的玫瑰还带着水珠,折射着灯光,里面有另一个瑰丽奇幻的世界。花朵将开未开,欲柜还迎的模样实在是惹人怜爱。周泽楷的视线在它上面定了一秒但很快移开。
他后退一步,没有接下这仿佛能烫伤人手的花朵: “...不用的。"
孙翔的眼神有些受伤:“队长,我圣诞节送个花都不行吗...”
周泽楷扭头,他没有去看孙翔的表情,理智上他知道自己应该装傻,应该拒绝这束花,但情感的冲动却让他只想不顾后果的逃离,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想念过江波涛的存在。
“队长,小翔你们在干什么呢?”含着惊讶意味的清朗声音传来,周泽楷几乎是有些狼狈地转头,就见江波涛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手中捧着花束从“初遇”走了出来。
看至两人的状况江波涛特别惊讶,甚至是惊吓。细着两人神情,再结合两人性格联想一下,他舞间将过程猜得七七八八。他走上前,不动声色地将自家队长护在身后,笑着看向孙翔:“这么巧你也买了花? 之前白天我看队长喜欢花,想着圣诞节队里除了方明华以外全部单身,这多伤人啊,于是给战队每个人都买了一束玫瑰。没想到你小子跟我想一块去了。”他将手上的袋子放下,从怀中挑了一束颜色活泼的黄玫瑰递了过去:“这是给你的。”又将其它的花一并交给孙翔:“作为下午擅自‘离队’的惩罚,帮大家拿一下花吧。回去之后花也由你来发,下次有事离开记得说一声啊。”
大捧大捧的花束同之前没送出去的玫瑰混在一起,散发出迷人的芳香,汇成了一片缤纷的美丽,那红色也不是那么的刺眼了,倒是显得平庸了很多。孙翔愣愣地接过花,就那么看着副队和队长一起说说笑笑地提起之前放在地上的礼物,招呼他一起回去。
他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干涩,旺眨眼又没了,他低头看着那一抹红,再回头看看身前的队友,终归还是迈开了脚步。
冰冷的风夹杂着独属于冬天的气息掠过,今年的圣诞,想定会比往年在嘉世要更热闹吧?

——————————————————————————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_(xз」∠)_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