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雅

全职厨+魔道厨+盗笔厨一只,杂食,基本无雷区~( ̄▽ ̄~)~目前沉迷亡者农药无法自拔【注意这是一个日常食言而肥的胖纸】【开学以后可能就更有理由不更新了呢】【住嘴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吧喂】

博弈

*突然诈尸
*警/匪paro,百里兄弟双生子设定,私设如山系列
*含白鹊、邦信,一发完
*人设天美爸爸的,ooc我的

“吱——呀——”
腐朽已久的木门被粗暴的推开,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响。进门的是一名面色苍白、脚步虚浮的男子,他眼神空洞,神情癫狂,看向坐在房间一角,好整以暇等待着的男子:“奶茶……给我奶茶……”
男子挑眉,不为所动:“范先生,我们这一行的规矩,你可是知道的。想提货,先给钱。”
范先生一怔,伸手入怀,拿出了一个钱包,从钱包中掏出一沓皱巴巴的钞票。他干瘦的手颤颤巍巍的捏着钞票,眼神似乎有着一瞬间的清明,但很快就消失无踪。他将钱递给男子,看着男子漫不经心甚至略带嫌弃的点完了那沓钞票后,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重言先生,钱我已经给了,这货……”
韩信将钞票收起,带着皮质手套的手从口袋中掏出一小袋“奶茶”,远远的抛给了范先生:“3克‘奶茶’,你那点钱只够这么多。省着点用吧,最近风声紧。”
范先生如获至宝,双手捧着那小小的袋子,一边点头一边不住的“是、是”,很快离开了房间。
—————————————————
“近来,我市查货多起聚众吸/毒、贩/毒事件,情节恶劣,涉案人员包括未成年人,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跟进调查……”
李白叼着酒心棒棒糖,走进办公室就看见了电视上正播放着的新闻节目。他挑眉,助手立马关了电视,小队中的其他人员也急忙坐好,等着听上司训话。
李白却不慌不忙的又舔了一口棒棒糖,将它拔出来后才慢条斯理的坐下,开口问道:“关于这次的任务,你们都有什么看法?”
众人面面相觑,在一番眼神的厮杀下,百里玄策没能顶住压力,硬着头皮开口:“呃,我觉得从这次的案件涉案范围之大来看,它背后的毒/枭一定非常有势力,说不定是有着完整运转体系的犯/罪集团。”很显然的废话。
李白眯眼,不动声色的看向助手张良,示意其进行分析。张良轻咳一声,将众人的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然后打开随身的笔记本电脑,旋转屏幕使其面向众人:“这是我这几天做出来的分析报告,看这里——”张良指向某一起在郊区发现的吸毒案:“这位范某染毒之前一直在一家私企里工作,他的女儿想学钢琴却苦于家中清贫,无力负担。于是范某开始在公司附近的酒吧打零工,也就是在这不久后,据范某自己交代的经过,他认识了一个名叫‘季’的男子。”说到这里,张良停了停,操作电脑调出了两张图片,一张是酒吧附近街道上的摄像头拍下的“季”的身影,另一张则是分析部给的画像。
“大家可以发现,这张从监控录像中调取的照片虽然没有拍到‘季’的正脸,却留有大量的身体特征。而这张画像……”张良顿了顿,老实说他并不觉得监控与画像中的是同一人,但除了这也没什么别的解释了,于是他继续说到:“从外貌特征上看,该画像与监控中的男子明显不符,而范某已经通过了测谎测试,因此我和队长在讨论后,一致认为这名被称为‘季’的男子,很可能是刻意安排了一个‘替身’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如此说来,想要排查的难度就大了啊。”众人纷纷皱眉,看着张良一份份的将近来在本市活动频繁的贩/毒集团的资料一一调出分析。
“不用那么麻烦。”李白一口咬碎口中的棒棒糖,酒香在口中蔓延,待众人都讲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他才往背后的椅背上一靠,叼着光秃秃的棒子慢悠悠的开口:“有极大的可能,犯事的是刘季那老流氓的手下。”
众人一惊,纷纷问道:“队长,你是怎么分析出来的?”“难道就因这个‘季’字吗?”
“当然不。”李白将嘴中的棒子拿出,随手扔进了垃圾桶,啧,上班不能喝酒是哪个老古板下的令,咒他被媳妇罚跪方便面。
远方,正同竞争对手兼多年老友墨子下棋的警/局局长老夫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看着李白这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众人的好奇心被吊的高高的,抓心挠肺的想知道原因。李白看众人如此好奇,也不隐瞒,说:“很简单,我在之前出任务的时候,看见‘扁鹊’了。”
“切——”众人听后大感失望,原来是这种原因啊。“扁鹊”是刘季手下的得力干将之一,是一名医研人员,据说刘季手中很多独一无二的新型货色都是他主持研发出来的,李白若真在案发现场附近看见了这人,判断这是刘季的爪牙所犯的事,倒也无可厚非。只是……这方法太low了吧喂!亏我们还以为你想如何高大上的推理分析一番,结果你竟然是因为这种原因才推断出来的吗!
李白挑眉看向众人,意思很明显:怎么着,有意见?
众人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有也不敢。
—————————————————
那夜。
喧嚣打破了寂静,警/方连夜出动,抓获了涉嫌吸毒及容留吸毒的男女共计十二人。
一身黑色休闲装的男子漫不经心走过这栋郊区别墅,被眼尖的警官一眼发现。他示意手下接着搜查,自己则悄悄离队,拦在了扁鹊身前。一身制服的他看上去正气凛然,但一开口这种感觉就荡然无存:“小医生这是赶着去哪儿啊?都这么晚了,不如来在下家中叙叙旧?”
扁鹊瞥了一眼眼前的李白,转头目不斜视的绕过他,继续赶向自己的目的地。“别这么冷淡嘛,小医生,好歹是同床共枕过的人,你怎么忍心这样对我呢~”
扁鹊并不理他。
“诶~小医生,你再这么不理我,我可就有理由怀疑不配合警/方调查的你,可能涉案哦。”
“本就如此。”扁鹊淡淡说道。
李白顿住了脚步,定定的看了扁鹊几秒钟,突然勾起了唇角:“好的,小医生,我知道了。看样子刘季最近越来越不安分了呢。”他转身,毫不留恋的回到来时的方向,风捎来了一道渐渐减弱的声音:“再会了,小医生~”
扁鹊看着李白的背影渐行渐远,摇摇头,轻叹一声,也走向了自己原本的方向。
—————————————————
刘邦斜靠在办公室的真皮椅上,看着不情不愿的坐在对面的韩信,好笑道:“阿信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又不会吃了你,何必如此紧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韩信听完这话更警惕了,刘邦这人男女都爱,荤素不忌,而且为人不择手段,要是给他瞧上了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刘邦看着他这警惕非常的小模样,心痒得紧,可惜这次是真的有事要谈,不然一夜旖/旎也是不错的。不过不着急,刘邦眯了眯狭长的双眸,野猫,还是得先顺着他撸毛才行。
“阿信,我这次找你来不为别的,为的是那帮便衣的事情。”
“怎么了么,上次的人我确保已经除得很干净了。”韩信一听的确是正事,不由得摆正了脸色。
“我怀疑,我们之中,有‘那边’的走狗呐。”刘邦声线低沉。
“怎么会……你是说?”
—————————————————
“哎呀呀,被你们抓到了呢,好吧,是我们输了。”刘邦笑眯眯的将双手举起“我投降,投降。哎呀,想想真是可惜呀,明明就差一点点了,是吧?重言、扁鹊?”
就在刘邦最后一个字落下的那一瞬,在他身旁一左一右站着的扁鹊和韩信二人瞬间蹿出,一人一个将地上两名瘫着的已经神志不清的吸/毒者捞起,用手枪抵住他们的太阳穴。
场上形式瞬间逆转,气氛瞬间更加紧绷,李白右手伸向腰间,从枪套中掏出了手枪。他微微侧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张良,面部微微抽动,张良会意,稍稍颔首。
李白见张良颔首,便转回头看向刘邦,嘲讽道:“‘刘’氓不愧是‘刘’氓,今天算是见到了,这变脸的功夫同那路边的痞子还真是别无两样。”刘邦并不生气,依然笑着,甚至笑得更开心了,仿佛把李白的话当做了夸奖一般:“李队长谬赞了,大家相互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不如各退一步,如何?”
“各退一步,你想得倒是挺美。”李白扯了扯唇角,俊美的脸上此刻满是讥嘲。他一只手却背在身后,朝张良做了个手势,张良会意,悄悄退下,从另一侧接近刘邦等人,准备先救下人质。
“砰——”破空声响起,张良猛地顿住脚步,侧身躲过了这一发子弹。他稍稍抬手拭去了脸上被子弹擦过留下的血痕。转头,便看向了身后开出这一枪的人。
“百里玄策,你在干什么!”身旁的同伴惊讶的叫出声,一旁钳制着人质的扁鹊双眼微眯,将手中的人质快速扔向了李白那方,同时趁韩信愕然间一把夺过他挟持着的人质,一并扔了出去。他将手枪收起,躲过身后韩信的擒拿,快速闪到张良身边,从腰间掏出一支被装满药剂的注射器,极细的针尖对准了张良的脖颈,他强制的挟持着张良转身,却不是面对着李白等人,而是面对着刘邦一行,往日里清冷淡漠的声音中满是冷然:“刘季,够了,一切到此为止!”
众人懵,不明白这事情的发展。李白却和刘邦同时眯眼,看向了场中淡定自若的张良。
与满场的紧张气氛相比,张良的从容不迫显得有些异常,他拍拍扁鹊的手臂示意他放松一点:“轻一点,别一不小心把我弄死了,那你的新药就毫无用武之地了呢。”
抿了抿唇,扁鹊将视线投向刘邦,竟是不准备搭理张良似的,手上的力道也没有半点放松。
“诶,虽是想到了会有卧底,但我当真没想到啊。”刘邦恢复了往日里没个正形的模样,“这次你们派来的卧底,竟然会是一个精通毒理学和神经学的天才医师,亏得我还以为自己捡到宝了。不过这么好的人才你们自己不留着用,却丢来我这当卧底,怕是有些不明智吧?”
李白挑眉冷笑:“公/关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条毒狗来置喙!何况你也不是一样?心理系不世出的新星,分析学无人能敌的天才,这种人你也舍得放出来?”
“半斤八两罢了。”一旁一直抱胸立着的“百里玄策”点评,他身边的队员们这才从这复杂的逻辑中抽出身来,看向了他:“说起来,玄策怎么知道的张良是卧底?还在他准备擒人的时候朝他开了枪?”
百里玄策,不,应该说是百里守约看向众人,轻轻的笑了下:“你们好,我是特别行动部的百里守约,百里玄策的孪生哥哥,这次因为任务需要,暂时代替玄策加入队中,还望大家见谅。”
众人惊,在还想更深入的了解时猛然回神,想起了现在的时间地点都不适时,便只能将满肚子疑惑憋下去,准备任务结束后逮着百里玄策那小子问清楚:有个孪生哥哥这么大的事竟然不跟我们说!队友爱呢!
远在总部的百里玄策打了一个喷嚏,揉揉鼻子满心都是“我的哥哥对我真好还能帮我出任务”“才不要让那些死花痴知道自家哥哥这么帅”
画面回转,场中的对峙仍未结束。韩信站在刘邦身边,满眼都是难以置信和果真如此,扁鹊心中了然,说什么万万想不到,看来刘邦老早就开始怀疑自己了,这只老狐狸的疑心病真是无药可救了,不过说不定也可以借此分化一下他和重言?唔,这种东西还是让别的部门去头疼好了。
短暂的分神并不能影响扁鹊常年握刀练出来的稳定双手,注射器的针尖依然一动不动的抵着张良的颈动脉,张良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说扁鹊啊,你这样挟持着我是没有用的。刘季那个人你我都知道,我对他来说,不过是博弈用的一粒棋子罢了。别说并非不可或缺,就算是,他也能想尽办法让我变得不是,因此,何必呢?”
扁鹊不为所动:“因为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刘季这个人,总是很大度的,这你也是知道的。”比如自己三番五次的玩失踪,比如新型药剂减弱的对人体的伤害性。可惜了,自己终归是不善于心计,只是不知是被刘季发现了什么,还是他纯粹的疑心病重呢?
一边思考着,扁鹊一路后退,逐步接近了李白那方的范围。李白的队员们面面相觑,不知应该如何做决断。百里玄策倒是走上前来,帮助扁鹊铐住了张良,并且捆住丢向后方。李白示意众人上前押住他,众人这才敢行动,将他们的前·副队长兼队长助理五花大绑,严严实实的押到前方。
从始至终,刘邦就一直笑着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也没有试图撤离,仿佛被押的那个不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而是一个平常的路人而已。韩信倒是一直皱眉看着,几次想要上前阻止却都被刘邦不动声色的拦下。两人好似两名旁观者,沉默的看着在对面发生的一切。
“小医生,不打算介绍一下自己吗?”李白勾了勾唇角,脸上一直萦绕着的隐隐阴霾消失无踪。“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我们还是战友呢。”
扁鹊瞥了他一眼,活动了一下手腕,淡淡开口:“特别行动部,秦缓。”
没了?众人正竖着耳朵听着呢,结果就听见这么一句,然后,没了!
没有理会默默咀嚼着“秦缓”二字的李白,扁鹊看向了百里守约。百里守约微微一笑,将手中的枪转了个圈,握在了手中。
“放心吧,输不了。”
这场博弈,绝不会输!
—————————————————
【突然烂尾】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中秋节快乐呀。【顶锅跑远】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