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雅

全职厨+魔道厨+盗笔厨一只,杂食,基本无雷区~( ̄▽ ̄~)~目前沉迷亡者农药无法自拔【注意这是一个日常食言而肥的胖纸】【开学以后可能就更有理由不更新了呢】【住嘴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吧喂】

【白鹊】造化弄人.Chapter .3

*游戏资料片背景,有私设
*文风不定注意避雷
*人设是天美爸爸的,ooc是我的

  稷下学院,天下最有名的学府,它广收大陆的天才们为弟子,不论出身,不论技艺,不论种族,因材施教。渐渐的,稷下成为青年精英们所向往的圣地。即使身为召唤师,能在稷下受到任意一位贤者的指点,也是无上的光荣。 
  而提到稷下,就不得不提一下稷下的三位贤者了。身为稷下学院创始人的孔夫子是天下最伟大的智者,也是天下公认的最强者,这是一种信仰。也许曾经的上古魔导姜子牙是唯一可以与他相提并论的人,但他也已经失踪很久了,倒是他的徒弟张良据说在刘邦身边混得风生水起;墨子是长安城的设计者和建设者,据说当初稷下学院的建设他也有参与,他是目前机关术的第一人,但自从长安城被那些上位者一直围攻以后,墨子就驾驶着他的机关人去守长安了,常年不在稷下;至于这最后一位贤者庄周,他是三贤者中最为神秘的,据说他的梦可包罗万象,而且总是一梦成真,这能力让天下人觊觎,烦不胜烦的庄周最终来到了稷下学院,在这里自由自在的做着他的梦。
  扁鹊坐在机关马上,一边感慨机关术果然好用,一边翻着医书顺便听着韩信在那滔滔不绝的讲述关于稷下学院的事情,慢慢的他听出不对来了:“你怎么一直在讲庄贤者的事?不是说他最为神秘吗,怎么还有这么多‘轶事’供世人说道?”
  韩信坐在马背上的身体一僵,还不待他回话,一旁的李白就凑过来笑道:“阿缓你不知道,他可是那位庄贤者的狂热爱好者,四处收集那位贤者的事迹,自己一个人在那里陶醉,天知道那位贤者大人认不认识他。”决定三人一起上路后,扁鹊让二人别称呼他为神医了,听着怪别扭的,于是三人互相交换了姓名,李白这个自来熟已经阿缓阿缓的叫上了,扁鹊本也不是在意这些的人,就也随他去了。此时听他说韩信这桀骜的小子竟然是某人的狂热爱好者,不禁回头看他。
  韩信恼羞成怒,正想怼回去,视线一扫看见了只带着一个药箱的扁鹊,微微一愣:“越人,你就只带了这些吗?我记得你光是医书就有一架子啊。”
  扁鹊笑了笑:“此行既然是去稷下,路途遥远,携带那些书无疑是徒添麻烦,我就挑了几本重要的带上,别的散给周围那些孩童了。”还有一句他没说的是,那一架子书中,真正重要的其实也只有一两本而已,是当初徐福留下的,虽然自己怎么也看不懂,但还是随身带着。
  李白赞道:“阿缓果然性情善良,知道那些孩童家中清贫,无力供其读书习字,之前行医时先是教导他们习字,现在又赠予他们医书,让他们将来也有一条出路可走。”
  “太白过誉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之前教他们习字呢?”扁鹊好奇。
  李白眨眨眼,狡黠一笑,那蓝眸中似有星辰坠落,耀眼至极:“秘密。”其实,这哪里算是什么秘密,四周的街坊在扁鹊走时感恩戴德,多般挽留,李白是什么人物,随便听上两耳朵便将事情猜出了个七七八八,刚才又试探了扁鹊一番,自是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扁鹊也不多问,只道他是向附近街坊打听来的,毕竟也不算什么秘辛,他也就没有过多在意这事。倒是被韩信一打岔,忘了之前的话题。扁鹊是一向习惯了清寂的,于是坐在马上就低头看起书来,那边二人却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一路打打闹闹,扁鹊偶然间抬头看着李白飞扬的神采,忍不住嘴角微勾,而后继续低头看书。似乎,有这两个吵闹的家伙陪着,也没什么不好。往日里枯燥的赶路变得有趣了起来。
  只是,嗯,那两个家伙不要仗着有自己这个医生在旁边就豪放的打起来那就更好了呢。
  无奈的将两人等会要用的伤药准备好,扁鹊看着一旁活动几下身体就开始搭帐篷的韩信,忍不住开口询问:“你们之前也打得这样……豪放吗?”“怎么可能。”韩信撇撇嘴,“太白这家伙整天忙着‘试剑天下’,我们二人本就不太常聚,每次碰上了也就喝上几杯再匆匆分别,谁和他打架啊。也就是现在刚好一路同行,他没架打,又皮痒,只能拖着我打了。”
  扁鹊没想到会得到一个这样的答案:“那你们这次……?”“我是要去稷下试试运气,看看能不能遇上一个靠谱的东家。”将木桩钉紧,韩信把绳子一圈圈缠上去绑好,“至于太白?谁知道他怎么想的,这次我一醒来,他就跟我说他也要去稷下,顺便越人你也要去。”
  竟然是这样的吗……那为什么当初李白要说“我同重言此行的目的地也是稷下”这种话呢?他到底,在算计着什么?
  还不等扁鹊思考出个所以然来,那边去打猎的李白就已经回来了。之前因为扁鹊所待的镇子有些偏远,三人快马加鞭赶了一天的路竟也没看见可供歇脚的店家,无奈只得在野外扎营。于是韩信开始搭帐篷,李白去捕猎,扁鹊便在四周游走,寻找可以食用的山间野蔬。
  见李白回来,扁鹊暂时停止了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而是接过他手中的一只兔子和两只山鸡,提到一边开始处理食材。李白韩信二人看着扁鹊熟练的拿着小刀给三具尸体剃毛,然后开始解刨,器官散了一地,而扁鹊本人却面不改色,不由得背脊一寒。前者犹豫片刻跑去打水,后者则是默默的在旁边升起了一堆火。等李白回来的时候,就见扁鹊正拿着削了皮的树枝串着那只兔子在火上烤,一旁的地上是一摊动物器官和皮毛,完整的不要不要的。而那两只鸡此时正由韩信拿着烤,由于是山鸡,所以烤出来的油脂并不是很多,但闻着还是香气扑鼻。
  默默将水桶放到一边,李白将三人的水囊一一放回,然后硬是被韩信塞了一串半生不熟的鸡,那意思很明显:“就你闲着?那怎么行?快烤!”
  李白眉梢一挑就想拿鸡糊韩信一脸,那边烤兔子的扁鹊像是有感应般幽幽抬头,浅墨色的双眸在火焰的照映下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但李白却无端打了个寒噤,瞬间安分下来老老实实烤山鸡。无他,扁鹊想表达的意思太明显了:再打架老子不医了,自生自灭去吧,鸡也别吃了吃土去吧。
【咳咳,意思差不多就这么个意思,至于原话如何,只有扁鹊神医知道了╮(╯_╰)╭】
  李白安分下来后,整个夜仿佛也静了下来,只有偶尔的微风拂过,带起林间的树叶一阵沙沙的轻响。月上中天,似有蝉鸣回荡,细细听来,却又似草丛间的虫子们簌簌作响。
  一夜无话。
——————————————————————————
emmm不要脸的加了一个韩信的tag(*/ω\*)

今天(8.18)没有更新_(xз」∠)_直到8.24,学生狗的渣作者都要去军训,所以没有时间更新QAQ放心宝宝绝对不弃坑二十五号回来一定补你们一个大粗长!(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但还是谢谢你们,希望到时候你们还在吧QwQ)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