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雅

全职厨+魔道厨+盗笔厨一只,杂食,基本无雷区~( ̄▽ ̄~)~目前沉迷亡者农药无法自拔【注意这是一个日常食言而肥的胖纸】【开学以后可能就更有理由不更新了呢】【住嘴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吧喂】

【白鹊】造化弄人Chapter .2

*背景是游戏资料片背景,有私设。
*emmm本文画风不定可正剧可欢脱,注意避雷。
*人设天美爸爸的,ooc我的。

  “重言啊……”
  嘴上一边念叨着,李白舀起一勺药,送至韩信嘴边,却突然意识到红发男人现在还在昏迷,不禁哀叹一声,认命的将手中的瓦罐放在一旁,空出左手,直接把韩信的嘴巴掰开,一勺药粗鲁的塞进去,抽出勺子,再把人家头一仰——咕咚,吞下去了……
  扁鹊:……突然觉得刚刚费心费力给他喂药的自己简直是个傻子。
  李白可不知道此刻的扁鹊心中在想些什么。他现在正一勺一勺喂的不亦乐乎,甚至还喂出花样来了:他右手一勺药,左手虚扶着罐子(毕竟还是烫),将药递进韩信嘴里,然后抽回勺子并顺势在他下巴上一顶,一口药下去了,然后他勺子往左轻飘飘的一扔,勺子准确的落入药汤中,不溅起一丝水花。然后他左手将装满药的勺子取出,又是潇洒一扔,勺子……准确的落在了韩信嘴里,隐约似乎还能听见“叮”的一声轻响(那个,韩信大大你的牙还好么)。【不忍直视.jpg】
  李白一看顿时玩心大起,将这勺药喂完以后他转头看着扁鹊:“神医大人,你还有别的药勺吗?”扁鹊刚刚目睹了他“喂药”的全程,突然就觉得自己头有点疼。“好好喂药不行吗?”那勺子丢来丢去的晃的头晕有木有。
  李白终于还是安静了下来,没有再用一些奇奇怪怪的方法喂药,根本原因是因为罐子凉了,于是剑仙大人很愉快的将罐子整个拿起并扯开韩信的嘴,用罐子口对准以后就把药全部“吨吨吨”的灌了下去(……)。
  扁鹊:……那罐子我还要煎药的喂!扁鹊觉得自己的头又疼了。
  用右手食指揉了揉额角,扁鹊无奈叹气。算了,那个砂锅一会洗洗吧。信步向前,从李白略带薄茧的手中接过已经空了的瓦罐,等等空了?那药渣呢?手一顿,算了吃下去也没什么。将罐子随手放到一边,扁鹊一脸淡定的在床的另一边坐下开始给韩信诊脉。片刻后,他抬头道:“这位公子马上就要醒了,届时只要好好遵照医嘱按时用药,不出半月这位公子身上的伤势便会痊愈。”
  李白笑道:“多谢神医救命之恩,他日太白必将重谢。”
  “不必如此,在下云游四海便是为了尽自己这一份绵薄之力来拯救为病痛所扰的天下苍生,二位公子自然也在此列。”
  “神医真是心怀天下啊。”李白笑眯眯的说着,然后左手探去一掐韩信的人中:“不过重言既然已经醒了,那就别看戏了,起来吧。”
  “噗咳咳……李太白你作死哦!掐我做甚!”韩信猛地睁开琥珀色的双眸,一手用力挥开李白的左手,捂着自己的脸怒目而视,一头火红的长发似是要烧起来一般。“要不是我现在伤还没好,分分钟揍得你满地找牙信不信!”
  “啧啧啧,重言你还是这么暴脾气啊。”李白并未恼怒,只是微笑着轻戳了一下韩信身上刚上了药的伤口。“嗷嗷嗷!”韩信痛呼一声,抄起一旁自己的枪就要往李白身上捅,李白闪身躲过,而枪尖未停竟直直往一旁的书架上撞去。
  一旁看戏的扁鹊脸色大变,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去,仍带着亚麻手套的手从侧面抓住枪身,韩信看旁边突然闪来一个人也是一惊,下意识想收枪回防,二人合力让枪硬是在书架前堪堪停下。
  看着书架没事,扁鹊微松一口气,转头看向李白和韩信二人,微怒道:“既然这位公子已经醒了,那二位请回吧,在下恕不奉陪!”说着挥袖离去。
  韩信一愣,枪尖回收,这才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在家里,而是在一家略显简陋的医馆?还不等他思考出个所以然来,身旁的李白就已经消失不见,徒留一道清朗的话语:“韩重言你先好好待着,我去去就来!”而后渐行渐远,隐约能听到一些声音:
  “神医大人啊重言他有些傻,你别和他计较。”
  “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暂时还没搞清楚状况,这才一不小心差点毁了神医你的书架,神医你就把他当个屁,放掉就是了。”
  “欸欸神医大人,你收拾东西做什么……”
  后面的东西韩信已经听不见了,他也不想再听,此时此刻他满心只有一个想法:
  李、太、白、我、去、你、大、爷!
  另一边,扁鹊正有条不紊的收拾东西,身后是死皮赖脸硬要跟进来的李白,而且还是一个无比话唠的李白:“我说神医大人,你这是做什么?别是因为那小子你一气之下就像搬走吧?你消消气消消气,搬家这事可不是儿戏,要慎重考虑啊……”
  “李公子,你说够了没有?”扁鹊再次揉揉额角,这是他今天第三次感到头疼,还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他叹了口气,还是解释到:“在下既是云游四海,自是不会在同一地方久留,于是定了个不成文的规矩,每在一个地方医满七七四十九位病人,便离开此地继续云游,直到再次在另一个地方驻足,如此循环往复。如今这位重言公子恰好是第四十九位,在下自然是要离开了。”
  “哦,这样啊……”李白一愣,然后眸光一闪,凑到扁鹊跟前笑道:“既然神医大人也是云游,我同重言也是云游,何不相携而行呢?重言那性子神医大人方才也见到了,一言不合就打架,作为朋友我总不能扫了他的兴致,可只要打架就难免见红,所以还恳请神医大人同我们一道上路,相互之间好有个照应。”
  扁鹊将额角的手指放下,刚想拒绝就听李白继续说道:“先别急着拒绝,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稷下学院,听说那里有关于这个世界上最为奥妙的医术的消息,神医大人真的不心动吗?”
  扁鹊一愣,随即不可置信道:“你是说……”
  李白压低声线:“没错,是‘魔道’。”
  扁鹊稍稍有点犹豫,但面上不显:“稷下的话,我自己也能去。”
  李白微笑:“神医大人虽然医术了得,但去往稷下的路途遥远,难免不会出现什么危险,若神医只身一人前去,怕是……”后面的话他没再说,但二人都心知肚明,毕竟自从徐福失踪后,扁鹊的医术便受到了各方觊觎,若不是他生性低调,风评甚好,又几乎从不在乡野间出没,怕是早就被抓走了。
  李白就算看上去再怎么不靠谱,但剑仙的名号总不是吹出来的,跟着他的话,自己的生命应该会有保障,就是不知道自己一个一穷二白的医生,他图自己的什么?摇了摇头,自己终究败在了这个“贪”字上啊,毕竟对于一个毕生追求医学巅峰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来自“魔道”的医术更能吸引他的了。
  “好,我答应你。”
——————————————————————————
恭喜白哥成功诱拐到一只单纯的鹊鹊√

评论(2)

热度(15)